乌镇烟雨,若即若离,黄磊的这部《似水年华》打动了很多文艺青年

  • 时间:
  • 浏览:33

乌镇近期上了热搜榜。不是因为旅游火爆,而是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召开。而我呢,最早知道乌镇,则是源于黄磊自导自演的电视剧《似水年华》。

乌镇的青年文(黄磊扮演),大学毕业后选择回乌镇继续书院古籍的修复工作。镇上的少女默默,情窦初开爱上了文,尽管文一直把她当做没长大的小妹妹。某一天,从台北来乌镇拍摄时装的女人英(刘若英扮演),和乌镇的文相遇了。两人发生了一场若即若离的爱情,最终英却选择了独自离开,不再回来。

《似水年华》满足了国内文艺青年的美好幻想。

一、乌镇,符合文艺青年心目中的江南水乡印象

江浙一带,开发了很多水乡古镇。乌镇这个典型的江南水乡,完整地保存着晚清和民国时期水乡古镇的风貌和格局。依河筑屋,深宅大院,古色古香,石板小路,临屋的小河,缓缓行驶的乌篷船,穿过一个个石拱桥。

枕河入梦,或许是一件心动的事儿。


《似水年华》剧中使用了大量的空镜头,拍摄乌镇的景色。有乌镇静谧的夜色,有放晴的乌镇,也有烟雨迷蒙的乌镇。乌镇的不同面貌都用镜头展现给了观众。这样的空镜头和慢镜头,可能对其他观众来说显得拖沓,不爱看,却迎合了文艺青年的口味。


我于2015年9月,专程去乌镇旅游。那时候,文艺圈充斥着怀念木心的文章。而对于我呢,木心只是一个导火索,此前《似水年华》的铺垫才是主要原因。

乌镇位于浙江桐乡,我从杭州转高铁。

心安即是故乡,走到哪里,都只是为了寻心中所爱。那时的我,还是一枚单身狗,自由自在。为了心中的向往可以所走就走。我要寻找,那些曾经发生在江南小镇粉墙黛瓦间和青石板路上的所有与浪漫有关的事。

乌镇,是我们心目中美好的江南水乡。

吴宇深的《乌镇》、侃侃的《乌镇之恋》、李玉刚的《刚好遇见你》,更是让文艺青年们心心恋恋这个水乡古镇。


二、文和默默的淳朴,填补了小镇居民古典和文人气质

黄磊在剧中的形象,一直是温文尔雅的,自带古典气质。比如此前拍摄的电视剧《人间四月天》,黄磊把诗人徐志摩的文人气质演绎得惟妙惟肖。

这部《似水年华》同样如此。

比如文说话不多,更多的是沉默。表情单一,不苟言笑,即使笑也是含蓄的微笑。在恋爱方面,委婉含蓄,不善表达。比如默默,总是毫不掩饰、天真地笑,小巷中很远都能听到她的笑声,这样的女孩,只有在古朴的小镇才有。

近些年,画家陈丹青把木心先生介绍给国内读者。

经过几年的发酵,国内掀起了一阵木心热。读者不仅看木心的著作,很多人更是亲自去乌镇参观木心故居。木心让乌镇披上了一件古典文人的外衣。

年轻人不知道的是,《似水年华》在多年前就让乌镇有了这样的印象。


三、若即若离的爱情,让乌镇充满浪漫色彩,打动了文艺青年

乌镇充满了浪漫。

齐叔这位老爷爷为了当年的一个回眸,等了一辈子,爱了一辈子。每天忙完了事情,他总会躺在靠椅上,静静地等待一个心爱之人。明知她不会再来,依旧继续等下去。等待成为了生活里的一部分,成为了习惯,仿佛当年的爱情从未离开。

文每天在书房里忙碌。他在等待英,他在向往一份爱情。


我最感动的是小镇姑娘默默对文的爱。默默,这个没心没肺的小妹妹,深情地爱着文。可爱情这回事儿,好像并不是我爱你那么简单,也许是文和默默太熟悉,反倒没了爱情的怦然心动。所以,文对默默没有恋爱的感觉,反而被外来女子英偷走了自己的心。

默默和文,始终若即若离。

默默热情地对待文,而文始终有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抗拒。故事最后,文也许想明白了,英只是自己的一个梦,默默才是应该珍惜和把握。

两个人在未来,会一起牵手走下去。



这样的爱情,不仅在影视剧里,也在我们身边发生。

比如女主角扮演者刘若英,刘若英和陈升的爱情故事,也是这样的若即若离。刘若英是典型的文艺青年,不做作,总是很可爱很开心,像栀子花一样朴素淡雅纯真。

刘若英很爱陈升,不仅是生活中还是在演唱会上,都能大胆表露心迹,没有任何隐藏。陈升呢?有喜欢,但也有刻意保持的距离感。这种距离感是想保护刘若英,也可能是自己不确定能带给别人幸福。


在一次节目采访中,主持人侯佩岑问陈升,你喜欢过奶茶吗?

陈升表示:你神经呀,问这个问题,我不喜欢她,怎么会帮她做这么多的事情呢?

奶茶更是哭的稀里哗啦的,陈升表示:奶茶已经跑很远了,那个风筝掉下来的时候,我们都没有办法接到了,我接不到了。

奶茶听完哭着说:可是风筝的线在你的手里面呀,你只要拉一拉风筝的线,我不管飞到哪里,都会回来的。

刘若英就是这样若即若离。两人就像风筝,虽然有着情感联系,彼此成就了对方,但中间隔着长长的线,始终没能跨越那段距离。

粉丝们听着歌曲《后来》,总会感慨和感动这段若即若离的爱情。


四、细腻的情感,初恋的忧伤,令人回味无穷

每个人的心底,都有如此相似的一份初恋。

那时,我们不在乎物质,不知道彩礼、房子、车子、存款,甚至也不介意异地。只是一份彼此单纯的喜欢,熬夜发短信,写情书,深夜出门去充值手机话费。

这是我们曾经的爱情理想。


文和英选择放手。

他俩在情感和精神上高度契合,而在现实生活中却无法相守。现代都市里生活的女人英,和这位习惯在乌镇待着的男子文,二人注定存在很多方方面面的差异。英不愿意大城市的舒适去乌镇,文呢,也不愿意离开土生土长的乌镇,去不喜欢的大城市。

精神世界和物质世界脱节的理想主义情感,很难兑现。

沧海桑田,大雨滂沱,文站在雨里,跟单纯的过去,和这份若即若离的爱情告别,当大雨淋湿了文的全身,当英永远地离开乌镇,那个男孩长大了。


沈从文先生说:“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似水年华的爱情,乌镇,来过便不曾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