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市值涨超5000亿,王兴离首富还有多远?

  • 时间:
  • 浏览:6

5000亿新巨头诞生!

昨日,继国庆之后,美团点评股价持续走高,一度升至89.25港元。截至收盘,报89港元,总市值5162亿港元(约合661亿美元),成为中国第三大互联网公司,大幅领先于京东、拼多多和百度,互联网江湖格局再变。

根据美团招股书显示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王兴持股比例11.4%,按照最新市值计算,其持股市值已经高达588亿港元。

相比小米集团股价的持续下行,美团股价的表现真的让雷军艳慕。但在今年年初,美团却早已跌破发行价69港元,低至40港币。

仅仅半年多时间,美团股价就发生惊天大逆袭,王兴到底做对了什么?

股价破发,变革维稳

2018年9月,美团上市后不久,就掉头一路下行,最低跌到40块港币,较发行价跌了42%。王兴当时也很着急,一方面这是面子问题,另一方面公司连发行价都稳不住,怎么对得起那些信任你的人?

更要命的是,如果长期如此,“上市圈钱”的污名就套上了。于是王兴为了面子不得不改变面子,在今年6月份,王兴自我革命,放弃了美团沿用十年的“天空之蓝”,将美团主题颜色变成了金灿灿的黄色,其后美团及其所有生态系统主基调都以黄色为主。

这一招果然凑效,这个金秋,美团股价一片金黄,亦如美团的主题黄一样耀眼,各路投资者纷纷点赞,王兴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可以暂时拍拍胸脯,我本就不是骗子。

因为他知道,40块时候的美团与89块的美团本来就是一家公司,只是那时发令枪还没响,如今他已大步向前迈。

王兴四处扩张,美团业务涵盖吃喝玩乐、衣食住行,构建了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以及出行事业部四大业务体系。借助颜色的改变打通线上和线下的流量场景,以此为契点,实现从线上到线下,从流量到品牌的四位一体。

面对外界质疑其四处树敌的说法,王兴表示,美团只有一个目标,就是以创建用户需求为中心的综合性生活服务平台。我们专注的是核心,不是边界,是同向而竞,而非同向而争。

互联网生态下,所有的边界最终都会消失,最后只会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共生平台,因此不存在敌人一说。

王兴说过,极度渴望成功的人其实并不多,愿付非凡代价的就更少了。那他为目前的成功付出了多少代价?未来,他要成为首富,他又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屡败屡战,誓做“小强”

王兴家境充裕,说他是“富二代”也不为过,这样一个不愁吃穿的人,却躲在一个民房里创业,将公司当产品来做,这样的气场和愿力,自然能吸引一批志同道合的人共成大业。离开了十八罗汉,马云何为成为首富?

江湖传言,创业的王兴有十条命,在屡败屡战的创业之道上,最后一命夺天下。

2003年,社交类平台在美国兴起,王兴放弃读到一半的博士课程回国创业,因为他知道天时的重要性。回到清华园,他在附近租了一套130平米的住宅,创立了校内网。

校内网的成功其实来得有点早,毕竟那时王兴还年轻,年轻人身上有的毛病他也有,心力也不够。凭借校内网在圈内小有名气,王兴觉得自己也创业成功了,有点飘飘然了,当然也许他不曾觉察互联网的更迭速度。

当陈一舟类似的社交网站上新后,对校内网造成了巨大的冲击。陈一舟资金雄厚,入行甚早,彼时已是互联网圈内大咖,其运作、推广手段碾压王兴几条街。最后校内网被迫卖身,王兴暂时成为千橡集团高管,但他知道,创业不是为了做高管。

200万美元的“卖身钱”在当时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王文慧和赖斌强拿着分工去国外晒太阳了,但王兴继续寻找他心中的“极度成功”。

2006年,Twitter横空出世。受此启发,王兴2007年创办了饭否网,有幸请到了老乡张一鸣当技术总监。在一群志同道合合伙人的努力下,饭否网发展势头胜过校内网,很快注册用户达百万级别。

王兴在为自己的眼光暗自得意的时候,上天给他开了一个玩笑,2009年6月,饭否网突然打不开了,个种的原由无法言说。他心急如焚,拖朋友、找关系,但仍然没有开通期限。

王兴知道,如其无意义地等待下去,还不如主动求变。上天在关闭一扇门的时候,一定会给你留一扇窗。

王兴恰好在此时发现了这扇窗,通往梦想的那扇窗。

缓称王,才成王

王兴从那扇窗里看到了美国创业界的新宠Groupon,他知道这才是他想要的。2009年12月,王兴创建美团,次年三月,美团上线。

如果说校内网的失败是王兴过于自我,造成资金链断裂,那么饭否网为何还是避免不了失败的命运?只能说那与王兴未来要成就的商业帝国有差距,美团网刚刚好。

美团模式兴起后,得到国内众多同行的COPY。一时国内团购网群雄并起,最高峰达五千家,造成“千团混战”的无序局面。

此时的王兴早已不是校内网的王兴,他已提前做好融资规划,完成了阿里领投的5000万美元B轮融资,但他并没有加入烧钱的模式大战中。

他在“团购大战”中采用“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策略,将钱花在了客户体验上,推出了“过期退”服务。这是团购史上一次重要的创新,这种变革使美团实现了弯道超车。

2013年,“千团大战”终于尘埃落定,形成了美团、大众点评、糯米网三足鼎立的市场格局;2015年,王兴为了与大众点评合并,智慧地选择了腾讯,不知这与他的社交情结是否有关。

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成了行业第一,王兴也开始了更大的运作空间,提出“互联网下半场”概念,未来一定是无界发展的时代。

经过近十年如一日地准备,王兴终于在2019年美团的二季报上交出了满意的答卷。根据美团2019年中报显示,第二季度美团实现营业收入227.03亿元,同比增长50.6%,毛利79.4亿元,同比增长179.5%,经调整净利润14.9亿元,首次实现整体盈利。

而上一次美团盈利是在2013年,美团年交易额达160亿元,实现首次盈利。美团再一次盈利,王兴用了六年。

那王兴想实现首富的梦想,又需要多少年?

王兴离首富的距离

美团虽然位置中国互联网第三的位置,但其市值较第一的阿里(4382亿美元)和第二的腾讯(3.09万亿港元,约3940亿美元)还是有相当的差距。

王兴在登顶首富的宝座上绝非易事,但纵观不少分析师的研报,“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特别是国盛证券焦俊认为,美团市场份额领先明显,上调目标价至137.29港元。

如果美团股价不幸被分析师言中,那么王兴的身价将接近千亿,离首富更近一步,毕竟王兴还年轻,美团才九岁。

参照2018年10月10日,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8胡润百富榜名单,马云家族以2700亿登顶中国首富,恒大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则以2500亿位居第二,而马化腾13年来首次以2400亿元排第三。还有“世界铜王”王文银家族及初入十强的雷军,雷军身家达1100亿元。

此外,今年的前十富豪还包括:杨惠妍(1500 亿)、王健林家族(1400 亿)、何享健和何剑锋父子(1300 亿)、王卫(1200 亿)、严昊家族(1200 亿)、李彦宏及马东敏夫妇(1150 亿)。

由此可见王兴离首富还有相当一段距离,但是事在人为。事都是人做的,人是最初的那个源头。

从源头看王兴,他出差住经济店,和美团员工一样的补贴标准;其在公司也没有特权,跟普通员工一样的办公位置,停车位也要竞价拍,会议室要预定。

他把自己置于一视同仁的完全公平的限制之下,把一家公司当产品一样运营;把这家公司做成信仰的载体,这不是思路的问题,而是强大的心力。

有了这个心力,还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登上首富之位呢?成为首富的厮杀战中,没有中场休息,下一个首富往往就是在首富喘息之中突然横空杀出。